农行德宏分行
关注
书香农行父亲节特刊 | 张宜霞:大大教我打算盘
时间:2019-06-19  作者:张宜霞
 

题图:《人民大会堂留影》原山东济南分行 张宜霞

『书香农行 一起读书』

◆ ◆ ◆  ◆ 

大大教我打算盘

文 | 张宜霞

大大,是我小时候家乡那一带对父亲的称呼。我从小喊父亲大大,一直喊到快60岁,自然上口。大声喊的时候第一个大是一声,第二个大是三声,稍微拐点弯。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叫大大亲切。

大大是个心地善良的人。按我奶奶话说:你大大这个人啊,用扫帚从头顶一直扫到脚后跟也扫不下来一个孬心眼。

大大出身于富足的家庭,从小就读私塾,解放后上的梁山县立銀山高级小学,并于1953年4月毕业。大大给我说过,他的学历相当于现在的六年级,所以大大是我们村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识文断字、能写会算的人。

大大写得一手好字,特别是毛笔字。我记事起就知道,大大为我们村上的人家写春联、写请帖、写契约等。

大大还打得一手好算盘,并且是一辈子都与算盘打交道。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,大大在梁山县城关供销社做营业员、统计员、会计、主管会计。

(后排右一是我父亲。地专先进工作者大会梁山县供销系统代表合影留念。62年元月25日摄)

大大是个公私分明,踏实能干,磊落处世的人。大大还是当时全省财贸系统的劳动模范,在济南开的会,住在火车站南边的老《山东宾舘》里。我和弟弟小时候都见过照片,照片上的人胸前都带着代表证,很可惜现在找不到了,只找到了他在地专开群英会的照片。

大大因为出身不好,一辈子没有入了党,这是他最大的遗憾。

大大退休后,又在村里做小队会计、大队出纳,银行业务代办员。虽然都是些平凡的工作,但大大精打细算,所有的账目清清白白,赢得了大家的信赖和尊重。因为人品好,口碑好,靠得住,信得过,一干就是二十多年,银行业务代办员他一直做到80多岁。我估计我大大是"二次退休"最晚的人。

(后排左二是我父亲。梁山县财贸系统出席地专群英大会全体代表留念。 62年元月25日摄)

我跟大大学算盘是在六、七岁左右。在学校老师用很大的毛珠算盘教我们之前,我就学会了算盘的加、减、乘、除,还有一些难度较大的打法。

为此,大大很为我骄傲。大大为什么教我打算盘?只因娘的一句话。

我是1955年生人,我小时候哪像现在的孩子要啥有啥。娘说:我小时候的玩具就是扫帚疙瘩、木头梳子、刮头篦子、娘做针线活用的棉线蛋等。我四、五岁的时候,娘把我们家祖传的一个四个角包着铜边,磨的很亮很滑的算盘给我玩,娘说我可喜欢这个"玩具"了,玩起来能呼拉很长时间。

有一次,大大回家过年,娘告诉他这个孩子很愿意玩算盘,说不定"长大了是个打算盘的料"。等她记事了你教她打算盘吧。

打那以后,大大有意识地把我玩算盘的兴趣引导到学习上来。并且给我讲算盘的有关知识,到了快上学的年龄,大大开始在家教我打算盘。

大大告诉我算盘是我们的老祖先自己的发明(按现在的话说中国人纯知识产权的代表之一)。所有算账的人都离不开算盘。这个发明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。"

“学会了算盘的加、减和乘、除,走遍天下不用愁"。为了培养我的学习兴趣,大大从一点一滴给我讲起。并且讲了很多典故。怎样加减乘除、怎样化繁为简、怎样举一反三、怎样结合心算等等,讲的细致又耐心(这些是我长大后自己悟出来,归纳出来的,小时候理解不深)。五十多年过去了,我现在还清楚记得算盘上的个位就是大大用粉笔头点的一个小白点,千万不能错。

大大还告诉我,打算盘的指法很重要。正确的指法是老辈人摸索出来的最快最好的方法,一开始就要养成好习惯。
慢慢地我不仅学会了加减乘除,还学会了凤凰双展翅、单展翅、打百子、孤燕出群、金香篓,包括:一根香,二根香,三根香,四根香,还有1953125除512再乘512还原,然后再用512的倍数运算等。

大大还告诉我,打算盘要用心,要细心,要专心,才能又准又快。有一个场景我至今不忘。大大在一张纸上给我出满混合运算题。他自己先打一遍,在另外的纸上记下运算结果和时间,然后再叫我打一遍,要求我在对的基础上尽量提高速度。

当时没有钟表,大大计时的方法是:桌子上放上一个香炉,点上一根香,香上有毛笔分段点上的几个记号,我打完一遍,大大看香的燃烧位置就知道用了多长时间。

经常是我站在八仙桌前洋油灯下打算盘,大大像老师一样坐在东边椅子上监考,看我的姿势指法、看我的运算结果,如果我出现了不该出的差错,大大就会严厉地嘿我(批评);弟弟靠着娘站在小板凳上用力扒着桌子沿向上看;娘坐在西边椅子上一边做针线一边观察场上的动静,随时准备给我解围、讲情、打圆场。娘一般会对大大说:她才多大个人哎,也不能一口吃个胖子,然后娘再给大大使一个眼神,意思是说您的方法不行。马上娘扭过脸来用鼓励的眼神对我说:咱下回不打错就行了,我觉得打的不孬。

就这样,在大大的严格要求和娘的鼓励下,我打算盘的准确率和速度提高很快。(注:这是一道题的运算结果:123454321)

老辈人为它取了个形象的名字:凤凰双展翅。

1974年10月5日,我走进了山东省财政会计学校的大门,学的是银行专业。

1976年8月15日,我从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梁山县人民银行。
1977年11月初我劳动锻练一年后,正式开始了在银行的学习和工作,具体岗位是统计员。接手工作后,我每天除了工作就是苦练基本功,生活充实而有意义。

1978年4月,菏泽地区人民银行举行技术比赛,工作了半年的我获得了统计珠盘第一名的成绩。

我恨不能一步迈到家报告给父母。素来不善喝酒的大大,破天荒地喝了二两小酒。娘的一句话,表扬了我们爷儿俩:"你大大功劳可不小!你也是个打算盘的料”。

1979年12月上旬,中国人民银行山东省分行金融系统大型技术比赛在济南举行。我参加的统计珠算项目又获得了第一名的成绩。《山东电视台》、《大众日报》、《齐鲁珠壇》分别进行了报道。同时,山东省珠算协会吸纳我为珠协会员。

当我拿着报纸和30元奖金向父母报喜的时候,大大好像不敢相信似的拿着报纸端详了好大一阵子,我分明看到了大大眼里的泪光。不识字的娘更是不知是站着好还是坐着好,娘的双手不停地在围裙上擦来擦去,一会看看报纸上我的照片,一会看看父亲,一会看看我。停了好大一会,大大扭了扭头,偷偷地迅速地擦掉泪珠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:大妮,报纸能给我留下不?娘赶紧接话说:“留下,留下。”我说:行,我们银行给我找了好几份。大大把那张有他大妮照片的《大众日报》拿给村上的人看了个遍,然后放在家里最醒目的的位置,便于给窜门的人看,并告诉人家:“大妮上报纸了,在全省打算盘打了个第一名”。最后,大大把报纸就用布包好和《康熙字典》藏在了一起,一直藏了几十年。我现在体会到:大大包起来的是他的幸福,藏起来的是他的自豪,他打算盘的本事有人传承了。

直到2014年,80多岁的大大得了大病才把报纸找出来交给了我,给我说:"大妮,你能上报纸不容易,给张家族上争光了,你一定要保存好"。我泪流满面!这就是我的大大,我的父亲!

(这是我父亲为我保存了39年的报纸。1979年12月5日的《大众日报》,下面中间的是我。)

小时候我不仅跟大大学会了打算盘,更重要的是学习他怎样做人,怎样做事。我觉得大大具备算盘珠的所有优点:"能上能下,恪尽职守。不管是在下当一,还是在上当五,都能做到驾轻不浮躁,负重不声张。行动一目了然,磊落坦荡"。他的严谨细致,一丝不苟,助人为乐,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深深地影响着我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对于我以后在学校的学习、在单位的工作、乃至整个人生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 

我34岁时,走上了梁山县支行的领导岗位,我谨记大大的教诲:公私分明,踏实苦干,磊落做人。我和班子成员一起,带领全行员工撸起袖子,挽起裤脚加油干,从严治行,从我做起,艰苦奋斗,争创一流。通过几年的努力,把一个经济贫困县的支行带进了“省级文明单位”的先进行列。

1993年10月8日的《人民日报》,以《廉洁自律女行长》为题报道了我在梁山农行的工作情况,《农民日报》《大众日报》也相继进行了报道。次年初,我调入省农行计划处工作,负责全省农行的统计工作。

在我大大参加省财贸系统群英会的46年后,2008年4月末,我参加了山东省政府召开的表彰大会,我被授予“山东省劳动模范称号”。

在我大大参加省财贸系统群英会的55年后,2017年6月,我作为山东省农行四个代表之一,赴北京参加了农业银行总行党代会,参与了全国农行系统十九大代表的选举。

我深知,我这几十年的工作历程,是大大的品德一直引领着我,是大大的臂膀一直托举着我。

写到最后,我想起了作家史铁生问他的一个朋友:“您写作的动力是什么”?朋友说:“为了母亲,让母亲骄傲”!

我仔细想了一下我刚参加工作时苦练算盘等基本功,几十年如一日地勤奋工作的动力很多,但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力就是:不辜负大大的良苦用心; 不辜负娘的那句话:"长大了是个打算盘的料"。

 

-作者-

简介:张宜霞,女,先后历任农行梁山县支行行长、山东分行计划处科长、山东分行原营业部副主任、农行济南分行副行长、党委委员,2008年被授予“山东省劳动模范”称号,2010年7月退休,2017年被选为农总行党代会党代表。

 

【书香农行】栏目
 
 
我们下期再见
 
 

期待您的投稿:297445669@qq.com

(来稿请标注“书香农行栏目”同时包括作者简介和照片)

爱阅读、爱写作、爱播音、爱摄影